新闻动态 Dynamic News

公司新闻> 行业新闻> 视频中心>

誓圆超声电机“中国梦”的“超人”院士

发布于2018-03-02 16:16    文章来源:未知

 

誓圆超声电机“中国梦”的“超人”院士

 

2015年全国先进工作者、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中国科学院院士赵淳生

4月28日,2015年庆祝“五一”国际劳动节暨表彰全国劳动模范和先进工作者大会在京举行,中国科学院院士、77岁的南京航空航天大学教授赵淳生荣获“全国先进工作者”称号,并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亲切接见和授奖。

无论是30年的振动理论和应用研究的成就,还是20多年里潜心研究超声电机技术及其应用的功绩,赵淳生都无愧于“全国先进工作者”这样的荣誉。上世纪70年代,他研制出中国人自己的“激振器”,填补了国内空白。作为我国超声电机技术的开拓者,他创下了人生中多个“第一”:研制出我国第一台能实际运行的超声电机——行波型超声电机;在全国率先成立了超声电机研究中心;在南航主持召开了国内首次超声电机技术研讨会并作了题为“超声电机在国内发展和应用”的学术报告;创建我国唯一的江苏省超声电机工程研究中心;在超声电机研究中心的基础上,创建了精密驱动研究所,后被原国防科工委授予“精密驱动技术”国防学科重点实验室;与连云港锻压机床公司联办了江苏春生超声电机有限公司成为我国超声电机技术领域内第一个产学研三结合基地,将我国自制的超声电机逐步推向国内外市场;由他执笔的第一本英文版的新书《超声电机技术与应用》由德国Springer-Verlag公司出版,在全世界发行;2011年4月,“机械结构强度与振动”国家重点实验室成立,这是南航国家重点实验室“零”的突破,而赵淳生院士正是这个实验室的主要领头人之一。迄今为止,他及其团队研制成功60多种超声电机,申请有关超声电机技术国家发明专利200多项,其中已授权国家发明专利近100项。研制成功60多种超声电机,其中一部分已应用于嫦娥三号、多种卫星、智能炮弹等高端装备,打破了国外在超声电机领域的技术垄断,填补了国内空白。

几十年里,他以“超人”的坚强与付出,“超人”的坚持与进取,“超人”的爱国热情与工作激情,收获了科研事业上的累累硕果:2003年获国防科技一等奖,2004年获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 2013年再次荣获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2014年,77岁的赵淳生厚积薄发后迎来了事业的“大丰收”,一年之内一举拿下了人生中5个重量级奖项:从年初的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到年末的世界级“超声电机终生成就奖”,另有“超声电机技术突出贡献奖”“何梁何利基金奖”及“中国国际工博会(高校展区)特等奖”。

“超人”的爱国热情催生超声电机“中国梦”

赵淳生院士的“老本行”其实并非超声电机,而是振动工程及其应用。1992年,54岁的赵淳生教授应邀赴美国麻省理工学院航空航天系进行学术访问,正是这次出国访问改变了他的主攻方向。

次年,当他围绕自己的专业抓紧“访学”时,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听了麻省理工航空航天系举办的一场专题报告会——超声电机的发展和应用。该技术是对传统电机的挑战,可以使电机做得足够小,小到只有“米粒”大。这样的微型电机,甚至可以进入人的血管中。由于轻便、微型、响应快、控制精度高、无噪音和电磁干扰等特点,可广泛应用在照相机、手表、机器人、汽车、航空航天、精密定位仪、微型机械等领域。彼时,超声电机在日本诞生不久,正试图大举推向工业应用,美国则准备注入大量资金研发,追赶日本。在我国,超声电机还是一个稀有名词。

听完报告会,赵淳生两眼放光,他敏锐地意识到超声电机未来对我国大有用处,便毅然决定在年过半百的年纪,改变自己的研究方向转向超声电机这一全新课题,以期为祖国做出实实在在的事。对赵淳生这个烈士遗孤来说,为党为国家、为人民做贡献是他科研最大的动力。他是在一名地下党员的资助下,才得以读完小学;解放后,又是党把他送到学校,助他完成了中学学业。“进了南航,就像进了天堂。我是拿着党给的助学金完成大学学业的。”也难怪,赵淳生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没有共产党,就没有我今天的一切!我今天的一切,都凝聚着党的恩情!”

凭着振动学专业背景,他如愿成为麻省理工航空航天系超声电机课题组一员:全程参与课题组关于超声电机的讨论设计与试验;查找并复印超声电机方面的各种资料。美方给工资,他省吃俭用后购买相关资料和元器材。一年后,一直惦念着“要研制出中国的超声电机”的赵淳生,不顾家人的阻挠,带着5大箱资料,独自回到了南航。

一回到南航,赵淳生就急切地“上马”超声电机项目。一切从零开始,没有场地,一间不到20平方米的房子成为研究室;没有兵,就现招硕士、博士和博士后各1名;没有经费,便借来1.5万元购买一台台式计算机和一台简易的打印机。就这样,只有4个人的团队踏上了筚路蓝缕的创新征程。

作为负责人的赵淳生教授,每天要处理各种数据,思考探索新的方案,持续工作到深夜是家常便饭,通宵达旦地工作也不鲜见。功夫不负有心人,十个月不到,我国第一台结构完整、能够实际运行的行波超声电机在南航大一个简陋的实验室中成功转动起来,填补了我国该领域的空白。

初战告捷,赵淳生一鼓作气,先后获得了国家“863 ”计划,国家自然科学基金等项目支持,成立了“南航超声电机研究中心”和“江苏省超声电机工程研究中心”,前景一片灿烂。

“超人”的坚强与付出让死神望而却步

正当赵淳生在超声电机领域开疆辟土、大展身手之际,2000年11月,他的身体亮出了“红灯”。由于长期超负荷地工作,加上妻子和女儿都在国外,其生活质量严重“打折”,身体免疫力严重下降,在单位体检时,他被查出了肺癌。得知体检结果,赵淳生出乎意料地镇静,他第一反应就是要求医生制定治疗方案,约好做手术的时间,然后又回实验室继续工作。他没有将病情告诉他人,唯恐在国外的妻子、女儿担忧,他也严格封闭消息。

记挂着超声电机的赵淳生被迫躺在手术台上,右肺一叶被切除。接下来痛苦的化疗更是常人难以忍受的考验。他一次又一次地咬牙坚持,成为医生眼中最听话的病人,病友眼中最刚强的硬汉。祸不单行,肺癌手术三个月,复查时医生发现他胃外还有一个鸭蛋大的肿瘤,不管是恶性还是良性,医生要求必须立即切除。于是,第二次手术切除了他三分之二的胃。

手术后,赵淳生体重锐减26斤,虚弱到几乎崩溃的边缘,研究生去看望他时忍不住流下泪水。他却反过来安慰同学,并关切地询问他们的研究近况。人虽在医院,心却记挂着工作、记挂着实验室。怕影响其他病人休息,赵淳生就躲到卫生间打电话“隔空”指导研究生的科研工作,那时一个月的话费高达500多元。一切工作似乎并没有因为他住院而被耽误太多:博士生厚厚的学位论文上,有他密密麻麻的修改意见;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申请书和4份国家发明专利申请书,也都是他在病床上亲笔撰写完成的。

肺癌、胃癌轮番轰炸,两次手术,六次化疗,一般人早被打垮了。“那段时间真是度日如年呀!”赵教授坦言他战胜病魔的绝招是乐观与坚强。癌症病人在连续化疗后,恶心得吃不下东西,而他把吃饭当攻关,“我用老家的辣酱拌饭,吃不下也得吃,吞也要吞下去”。一般病人化疗后的白血球都是靠药物提上去,而他硬是靠吃饭提上去了。面对他的坚强,病魔退却了,奇迹发生了。15年过去了,77岁的赵淳生面色红润,声音洪亮,健步如飞。而今,看到每天蹬着个半旧自行车,行色匆匆地往返于家校之间的赵淳生,你完全不会想到他曾经患过两次癌症!

佛家有言“功不唐捐”,赵淳生“超人”的坚强与付出不仅击溃了病魔,也让他收获了鲜花和掌声:2003年获得国防科技一等奖,2004年获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2005年以67岁的年纪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

“超人”的坚持与进取让事业登峰造极

虽以院士的显赫身份立于学术上流,赵淳生并未躺在功劳簿上,而是以“老牛自知夕阳晚,不待扬鞭自奋蹄”来激励自己在科研报党报国的道路上继续前行、不断进取。2006年,为了将超声电机研究扩大到复杂的压电驱动系统和其它新型作动器,在“南航超声电机研究中心”和“江苏省超声电机工程研究中心”基础上,赵淳生教授创建了南航精密驱动研究所。2007年研究所获批“精密驱动技术”国防学科重点实验室。

2010年,赵淳生教授为自己树立了崭新的目标——冲击国家重点实验室。在专家们现场考察和第二次答辨的紧要关头,正在美国访问的赵淳生又一次冲破家人的阻挠,于2011年春节前夕,悄悄地买上归国的机票独自专程返校,陪同专家们对实验室进行了现场考察,并亲自在北京向领导和评委们作最后一轮的汇报和答辨。2011年4月一个特大喜讯传来,“机械结构强度与振动国家重点实验室”申报成功了!此外2011年,精密驱动所在赵淳生院士带领下,还争取到另外两个国家研究平台:一个是“超声电机国家地方联合工程实验室,另一个是“高性能压电驱动系统关键技术高等学校学科引智创新基地”。

为了使研究成果及早实现产业化,赵淳生2002年就开始卖专利和样机,将超声电机技术转让给一些企业。2008年,与连云港锻压机床公司联办了江苏春生超声电机有限公司,该公司成为我国超声电机技术领域内第一个产学研三结合基地,将我国自制的超声电机逐步推向国内外市场。2011年,南京市科研“九条”出台以后,他立即响应市政府的号召,自筹了一些资金,在南京市建邺区注册一个“南京万玛超声电机有限公司”,他本人被授予南京市首批“321计划”领军人称号。现在,赵淳生及其团队正扩大超声电机生产规模,为满足航空航天、武器装备等需求而攻坚克难。

“实践出真知”,数十年的一线科研实践,让赵淳生在超声电机领域独树一帜、独领风骚。凝结着他厚重学术底蕴及大量心血的《超声电机技术与应用》中文专著,于2007年问世,并荣获第二届“中华优秀出版物图书奖”,该书的英文版也于2010年10月由世界著名的出版公司“Springer-yerlas”首次面向全球发行。世界知名超声电机专家,日本东京工业大学教授Minonuk,Kunosawa如此评价这本英文专著:“这本书从超声电机的基础到应用,结构严谨,条理清晰,内容几乎包括所有类型的超声电机其广度和深度令我吃惊!”

作为超声电机领域的先驱者,赵淳生对该领域的科学进步做出了诸多贡献,基于此2014年9月他名至实归地获得“超声电机终生成就奖”和“超声电机技术突出贡献奖”。“超声电机终生成就奖”是由“压电材料及其动作器上的应用国际研讨会,常设组委会设立的,奖励在压电材料及其动作器上应用研究取得丰硕成果,并在国际和所在国家享有盛誉、德高望重的科学家。该奖设立11年来,赵院士是第二个获此殊荣的科学家;“超声电机技术突出贡献奖”则是由总部设在美国弗吉尼亚大学的“能量收集材料和系统中心”颁发的,奖励赵院士对超声电机的非凡贡献。此奖项设立至今,全世界共有4人荣获该奖,2名美国人,1名德国人,赵院士是唯一获该奖项的中国人。

20多年呕心沥血,赵淳生的科研事业蒸蒸日上,他带领团队开成功研制出60多种超声电机,申请有关超声电机技术国家发明专利200多项,其中已授权国家发明专利近100项。而让他引以为豪的不是“院士”头衔及获奖无数,而是他的研究成果产业化,是他及其团队研制成功60多种超声电机中的一部分已应用于嫦娥三号、多种卫星、智能炮弹等高端装备,打破了国外在超声电机领域的技术垄断,填补了国内空白。当中科院技术物理所两次致信南航,对赵淳生团队为“嫦娥三号”所作贡献表示感谢时,他由衷地自豪。

“我年事已高,未来超声电机的‘中国梦’需要更多怀揣梦想与激情的年轻学者去追逐。”“有梦就有希望!”77岁的赵淳生期望研究团队在创业的道路上攻坚克难、勇往直前,让超声电机“中国梦”圆满实现。

通讯员:周新华 王新